首页 > 历史 > 老兵 > 正文

中国近代史的起源,究竟是鸦片战争,还是明清交替

时间:2019-01-11 19:12:11        来源: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国拥有着近四千多年的文字历史。在近代中国以前,中华文明基本是自生自立的,在各个古文明中受到的外界干扰暴力中断是最少的。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地理因素,中华大地东临大海,北接草原戈壁,西联沙漠高原,南滨雨林,形了一个近乎封闭的自由环境。无论是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东北森林的渔猎民族,西域诸胡,高原吐蕃南亚越南,其文明程度远逊于中原王朝。

然而,随着地理大航海时代的来临,中亚的高原荒漠已阻挡不了欧洲族群东进的步伐。公元十六世纪由于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阻断了通往东方的必经之路,急需物资补给西方诸国使用帆船绕过了广大的非洲不断东进,最终抵达中国的华南地区。航路开通后,各类商人和传教士也纷纷前来。十七世纪,不断扩张的罗斯帝国也终于跨越冰寒的西伯利亚,逼近满洲边境,并与早期的清王朝产生接触甚至纷争。而关于中国近代史起源节点的两种争论也就源自于这里。

新中国建国以后,中国历史学界一直以马克思思想为主流,而马克思主义学者对于近代史的划分强调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原材料掠夺和资本商品输出,而划分中国近代史的理想节点也就理所当然地应该是1839.1842年的鸦片战争

这一部分学派认为,在这场战争之前,中国的国家独立性,社会独立性甚至是民众心理上的独立精神还是得到了较好的维护。而在战争后,中国对外的大门被撬开,外国在中国的活动开始急速加剧,这些活动开始深入到中国国家社会民间的各个层面,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凶恶将中国拖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深渊

而中国和国际上一些更为传统的学派以第三者的视角去观看这场战争的前后,并不认同这样清晰却又略显粗暴的划分方式。他们认为,以明(1368-1643年)清(1644-1911)交替的那段时期作为中国近代史的开端更为广阔合理。在那一段时期,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来临,西方传教士和探险家开始批量次地到达中国南方的港口,并进入京城传授西方学说,纪录东方的资料,这些活动远比元朝时马可波罗那样一个人的独行探险来的更为繁荣广阔。(现代学者甚至对其游记有质疑)

可以说,从那一个时代开始,中国各个阶层已经开始对西方人,西方事物,西方物品等有了非常具体的认知,而非原先妖魔鬼怪般的传说。东方民众经常会以清王朝的闭关锁国政策来描绘当时中国的封闭,而实际上这只是延缓了近代学说和技术在中国的扩散,远未达到停止的程度,比如作为对外口岸的广州长久都是中国接受西学最为广泛的城市

如果没有清朝这200余年的不断演化,很难想象仅凭一场战争就迅速将近代西学从中国扩散开来。仅以鸦片战争后不断动乱和战争的100年去展示一个四千年封建帝国的近代化,恐怕过于狭隘。

第一种观点的理由在于,十九世纪西方的冲击对于中国的近代化转型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肯定比前两个世纪的探险家,商人和传教士的影响更大。诚然,这些人员带来了西方先进天文学,数学,地理学,绘图学和建筑学等现代化技术,但这些技术更多地是直接给统治阶级服务的。

古语云,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即便是欧洲人,其技艺也只能在统治阶级面前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换取更大的利益。如意大利建筑师和画师郎世宁带来的西方建筑工艺和画技只可能服务于帝王和官宦阶级,民间不会有太多人知其姓名。他们并没有给中国的政治体制,社会经济结构带来什么决定性变化。

第二种观点认为,中国的大一统观点具有较大的包容性,在出现康熙皇帝这样较为开明贤德的君主和接下来的太平盛世之后,华族群体便很快认同了“满汉一家”的理念和局面,承认并在随后的几个世纪维护这个王朝的合法性和正统性。而在所有的非中国人员看来,满洲的女真族对于汉族的统治其原则上就是一种侵略和占有,这和蒙元时期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区别,区别只在于清帝国的软硬措施更为高明。如多尔衮既下达过蓄辫这种几乎是对华族文化侮辱性的命令,又对南明旧官多为招抚重用,对百姓秋毫无犯,几乎不费气力就平定全国。

清朝一方面大兴文字狱,打压讽刺异族统治的文人,一方面又设置宗人府,监督满族显贵的出身,婚姻,禁止满汉通婚,禁止汉人进入满洲,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维护了满族的种族独立性和满洲根据地的独立性。对于外界而言,满清入主中华的时间和西欧前往中国的时间基本吻合,这意味着满清对于汉族的同化统治和西欧对于东方的渗透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从表面来看,北方的俄罗斯在和满清的初期斗争中处于下风,清朝在战争优势的情况下划定了北方边界,但这并没有阻止俄罗斯在外兴安岭至外贝加尔湖区域站稳脚跟。

而当后期清朝衰弱之时,俄国侵占外兴安岭至大小兴安岭间的广大区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所以中国国内一直小看了俄罗斯在中国近代化的进程中的作用,其实俄罗斯在与北京政府之间交流一直十分密切。北方而来的俄罗斯和在广州登陆英联邦台湾登陆的荷兰,对中国几乎形成了一个钳形攻势。而当满清国力下降开放东北时,却已经为时已晚。

其实有一种更为折中的角度,两种观点的分歧无非是在于西方对于东方的渗入的强度,那么我们完全可以从西方为主视角,找到西方对于中国的期待和向往的突然增强的那个时间点,这个时间点是十分明显且各个学派分歧不大的,就是18世纪的工业革命。在工业革命之前,西方的文明程度逊于东方,东方的宫廷,城市,文化,地大物博,文教昌明对于他们是一种安乐地一般的向往,但由于中亚高原和山脉的存在,只有少数人得以前往。

而工业革命后,现代化的技术使得西方的航海和补给能力大为增强,强大的生产能力使得他们对于原料,市场财富的奢望空前增强。这时候前往东方已经不是“冒险”,而几乎成为一种潮流。其中率先完成工业革命的英帝国是感受最深的,他们不断地和中国接触,急迫地想要向中国市场输出商品,进口中国昂贵的商品在国内销售,而清帝国却一直在推诿和控制这种贸易和交流,最终导致无计可施的英帝国通过鸦片贸易这样的黑暗手短来攫取暴利,并最终导致鸦片战争的爆发。

从这样的一个过程来看,中国近代史的起源定在1840年的18世纪中期确实过于潦草,至少可以向前推半个世纪至18世纪初。当时,中国正从最后的“康乾盛世”转入不断下行的嘉庆年间,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高峰已过,国内形势江河日下,官员腐败,土地兼并严重,民众生活日益艰难,白莲教,天理教农民起义不断。英国葡萄牙西班牙法国,荷兰不断在南方侵蚀,这动乱而下滑的年代也十分契合中国近代史的特点。这对于治国勤力却只能眼看着乱世纷起的嘉庆皇帝而言,恐怕对近代,西方,洋人这些字眼是最刻骨铭心的。